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申博影音 >找回家族历史记忆 邱梦苹《走路》回雾鹿部落 >

找回家族历史记忆 邱梦苹《走路》回雾鹿部落

  • 申博影音
  • 2020-01-14
  • 873人已阅读

 【政大之声记者/陈蕴凌、洪与成、高婉瑜】「我叫Langus Lavalian,我这次写的文章题目是《走路》,然后是写Ulu Lavalian家族传统领域的故事。」来自台东雾鹿部落的Langus Lavalian,邱梦苹今年春天跟随父亲走入山林,做一趟寻根之旅,把探访心得和随后调查出来的家族史写成散文,投稿至原住民族文学奖,荣获第四届台湾原住民族文学奖散文组佳作。有别于较常见的、控诉殖民历史的原民文学作品,邱梦苹的散文作品《走路》显得更加贴近原住民的生活,她说:「这个作品或者是说原住民文学,它有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是透过文字,去让外面的人、让政府知道,就是我们原住民一直都存在。」
 今年三月,她主动向父亲请求一同到山林中打猎,但按照原住民传统,女性不能参与打猎,于是,便决定转而探访祖父母过去居住的地方。踏在原乡的土地上,她意识到时代变迁的沧桑和血液裏流淌着的民族记忆。下山后,满怀感动的邱梦苹着手写下散文作品《走路》:「因为我比较不太会说,所以就是很喜欢用纪录的。我也很喜欢听老人家讲故事,觉得那些故事很有趣,就会想要把它写下来。」本着对民族根源和家庭的重视,她在文章中投入了真切的情感,令本届原住民族文学奖散文组评审代表,成功大学台湾文学所教授浦忠成对她的作品有着深刻的印象:「这篇文章是用感性的一种长者对故地的憧憬,她都讲得很好。很特别的是,她还有一种特殊的民族誌、甚至是民族学或人类学的解释穿插在文章的描述裏面。」政治大学民族系教授王雅萍认爲,邱梦苹的作品呈现了自我与民族和土地之间的反思:「所以我是蛮鼓励说她可以继续写的,因爲她还蛮有这方面的能力。她是个值得期待的原住民女性新锐作家!」
 近年来,随着原住民教育水平的提升,原住民文学的发展也逐步有了进展。然而,原住民文学对族群文化的传承亦有着莫大的意义,浦忠成认爲:「文学其实就是生活经验的一种表示。」王雅萍也说:「透过文学去看它的语言或文化,那可以更丰富台湾的社会。然后你会觉得说,原来原住民跟土地环境所产生的对话其实是很值得整个台湾去思考的。」
 这趟寻根之旅,一直陪伴在邱梦苹身边的,是她的挚友-谢博刚。他说:「因爲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因爲现在很多部落都在做这件事情,就是回到自己的传统领域。」在有限的篇幅中,邱梦苹不仅纪录了家族的历史,也寄託着自己对部落的牵挂。朋友潘佳玫说:「她上大学之后才第一次到台北生活,我们问过她其实她一直会思念台东的地方,所以在她的作品上看得出来她对她的家乡有很深的羁绊。」
 肩负着文化传承的使命感,邱梦苹娓娓道出深藏在山林中的家族故事:「走路其实只是一个简单的走路,可是跟着Tama(父亲),我走进历史文献中所记载的地名,那这些历史文献裏的文字在我生命中活了起来。那是一个充满历史记忆和家族情感跟文化联係的地方。」走进原乡的山林中,邱梦苹随着父亲更贴近土地,一步步地找回属于Lavalian家族的宝贵记忆。